路透社消息,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BIC)周四宣布与安哥拉国家发展银行签署协议,向安哥拉国家发展银行提供贷款,用以建设连接安哥拉和巴西的南大西洋海缆。这将与中国政府和企业支持建设的喀麦隆-巴西海缆形成直接竞争,争夺第一条南大西洋海缆美誉和市场。但从长远看,无论谁第一谁第二,这两条跨南大西洋海缆将形成即竞争又合作的局面,互为网络保护和备份,共同激活非洲和拉美的互联网需求。

日本国际合作银行联合日本三井住友银行(SMBC)共同向安哥拉国家发展银行提供1.097亿美元贷款,分别提供6580万美元和4390万美元。该贷款将为日本NEC公司作为总承包商的安哥拉至巴西海缆提供资金支持。

日本NEC公司与安哥拉海缆公司(Angola Cable)于201411月签署协议,为安哥拉海缆公司承建连接安哥拉和巴西的6200公里的南大西洋海缆系统(Soutch Atlantic Cable System SACS)。南大西洋海缆系统原计划由安哥拉海缆公司独资建设和运营,巴西国有运营商Telebras为其提供巴西福塔雷萨(Fortaleza)登陆站。

安哥拉海缆公司成立于2009年,由安哥拉电信控股,并联合安哥拉UnitelMSTelcomMovicelStartel等运营商共同组建,统一建设和运营连接安哥拉的国际海缆等通信基础设施。

安哥拉是非洲第三大经济体,石油资源丰富,与巴西同为葡萄牙语国家。由于近两年石油价格大跌,安哥拉海缆公司缺乏足够资金继续推进南大西洋海缆项目,该项目因此暂停。

此次日本银行援助贷款,将为安哥拉海缆公司的南大西洋海缆项目建设开放绿灯。安哥拉海缆公司和日本NEC试图建设第一条连接非洲和拉美的跨南大西洋海缆。

就在南大西洋海缆项目因资金问题受阻期间,中国政府和通信企业也瞄准了南大西洋广袤的无缆区,试图超越日本政府和企业建成第一条南大西洋海缆。

201510月,喀麦隆电信、中国联通、华为联合宣布建设喀麦隆-巴西海底光缆系统(CBCS)连接非洲和拉美,由华为作为总承包商。同时,喀麦隆电信也宣布他们获得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支持,用以投资喀麦隆-巴西海缆以及喀麦隆骨干网络。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中日政府在通信领域的明争暗斗也会愈演愈烈。比如在缅甸,当中国运营商与缅甸国有运营商缅甸电信正在热恋阶段,中国运营商建设中缅穿境光缆和缅甸海缆登陆站,庆贺赢得缅甸电信青睐在印度洋上获得一个地理位置极佳的国际海缆出口时,日本政府和通信企业直接做第三者,日本KDDI公司与缅甸电信成立合资公司,强娶了缅甸电信,使中缅合作蒙上了阴影。当中国人还在眉目传情时,日本人直接办证了。在这方面,日本人确实做得准、狠、快!

此番中日政府和企业在南大西洋广袤的无人区展开新的较量,日本资金激活凋零中的安哥拉海缆,中国资金试图助喀麦隆摆脱法国人控制,战况值得期待!

但从长远看,无论谁第一谁第二,这两条南大西洋海缆将形成即竞争又合作的局面,互为网络保护和备份,共同激活非洲和拉美的互联网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