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mai今天宣布与中国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建立战略性云服务合作关系,中国联通将在其云平台上部署Akamai的媒体分发、网络性能与云安全等全套产品。之前,Akamai已于2014年10月与中国电信云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国内两家主导运营商分别牵手Akamai,进入CDN市场,将对网速科技和蓝汛等CDN服务提供商的业绩发展造成重大冲击。

近几年来,中国CDN市场高速发展,随着“互联网+”战略实施,CDN市场有望进一步爆发。目前来看,CDN是中国通信行业另一个暂没有天花板的巨型业务,不仅基础运营商开始高度关注,而且阿里巴巴和腾讯也都高调进入。据业界专家分析,阿里巴巴CDN来源其内生需求,有其固有的封闭性,难以适应其他客户需求。相比较而言,腾讯CDN开放性更佳。一些创业公司也对CDN市场跃跃欲试。

但在过去约10余年内,中国CDN市场一直处于网宿科技和蓝汛双寡头垄断的时代。蓝汛成立于1998年,网宿科技成立于2000年。网宿科技于2009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后,曾是创业板第一妖股,其股价在2013年如坐火箭攀升,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都超越在美国上市的蓝汛。

根据2014年财报分析,网宿科技营业收入、毛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8.03亿元和4.84亿元,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高达43.58%和25.31%。

与CDN行业的高利润率相比,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大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利润率却低得可怜。

中国电信2014年经营收入为3243.94亿元,净利润176.8亿元,净利润率5.45%;中国联通2014年的经营收入为2448.8亿元,净利润120.6亿元,净利润率4.92%。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等基础运营商出巨资修好了互联网高速公路,网宿科技和蓝汛等CDN公司租下部分高速公路的使用权,利用其路基搭起了停车场和车辆调度室。修路人获得微薄收益,承租人却攫取高额回报。这样,修路人自然不愿仅做管道修路工,必定会想办法进入这块利润丰厚的市场。

其实,早在10余年前,当时的“小网通”即与Akamai达成合作协议,试图进入中国CDN市场。但因蓝汛公司的一纸投诉函,该合作被工信部勒令违规而夭折。在中国,CDN被列入基础电信增值业务二类,属于国家基础电信业务类型,外资经营受限。

现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相继牵手Akamai,共同扩展中国及全球CDN市场。与运营商结盟,是Akamai保持世界第一CDN服务提供商的成功模式。

从全球CDN服务提供商发展情况来看,没能与主流运营商紧密结盟的CDN服务提供商都处境艰难。曾经试图挑战Akamai江湖地位的Limelight Networks目前已声势渐微,而另一家较有影响的CDN服务提供商EdgeCast Networks已被Verizon收购,从韩国起家的知名CDN服务提供商CDNetworks也被KDDI收购。

对CDN服务提供商业绩影响最大的是互联网接入带宽成本。缺乏骨干网运营商的支持,CDN服务提供商需要支付高额的互联网接入费用。带宽成本曾占网宿科技总成本50%以上。

现在,网宿科技和蓝汛不但丧失了与电信联通结盟的机会,而且要面临与电信联通在CDN业务上的直接竞争,其发展将受到严重挑战。现在,中国CDN市场上不仅狼来了,而且沉睡的狮子也醒了。

有人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机制注定了他们在CDN服务上不能比网宿科技或蓝汛干得更好,要不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十几年前就该干了,也根本没有网宿科技和蓝汛们的成长机会。

我想说,干得好不好不太重要,关键是开始干了,更可怕的是很投入地干了。网宿科技和蓝汛没能傍上大哥,哪怕有“互联网+”护身,也很可能被干掉。

中国通信行业就是要这么惨烈地直接干仗,不知合作。我一直认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收购网宿科技或蓝汛中的一家,快速发展自有品牌CDN,而且将互联网带宽接入的优惠直接让利给企业(而不是这些CDN二级代理),是推进中国宽带网络提速降费的有效手段之一。CDN公司要保持生存和发展,需要傍上骨干互联网运营商;骨干互联网运营商要提供更好的服务,也必须要有CDN手段。

网宿科技近几日停牌,是有重大投资事项要公布的吧,本来也是准备趁“互联网+”和“提速降费”的利好猛拉几个涨停吧。现在看来,网宿科技和蓝汛长期业绩堪忧,网宿科技复盘后会不会跌停呢?

股市再火,玩网宿的,到离场时候了。

 

(作者声明,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公司立场,作者手中没有文中所提任何公司股票。)